Category : story

按图索骥 ein Pferd nach seinem Bild suchen

伯乐是古代著名的相马专家,他在鉴别马匹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写成了一本《 相马经 》。伯乐的儿子很想学到相马的本领,就从早到晚捧着 《 相马经 》 念,把它背得滚瓜烂熟。 In alten Zeiten gab es einen berühmten Pferdeexperten namens Bole . Er hatte reiche Erfahrungen bei der Identifizierung von Pferden gesammelt und ein Buch “Xiang Ma Jing” (Klassiker der Identifizierung von Pferden) geschrieben. Boles Sohn wollte diese Fähigkeiten erlernen. Er las von morgens bis abends “Xiang Ma Jing”

Read More →

灵魂拼盘1

我们这一代人,80后,活着活着就变成了这个时代的中年人。但是我却觉得我还没有年轻过。我人生中最肆无忌惮的年月是在幼儿园时,那时有姥姥姥爷疼,有老师爱,有小朋友一起玩。我穿着公主裙,跳着舞,吃着西瓜和冰棒。那个时候我家的周围还有一条小溪,小溪旁有一棵柳树。附近还有一大片油菜花地,一到春天就是满眼的金黄色。 后来我就上了离家并不远的小学。每次从小学走回家的过程中都会路过那条小溪。又过了几年,小溪的水就抽了,脏了,干涸了。最后那片区域被开发成了居民区,柳树自然也被砍掉了。 上了初中以后,学业的竞争和姥爷的去世让我的人生立刻暗淡下来。 初中,高中到大学,每个阶段我都过得无比苦闷。一个是学习压力大,另一个是精神生活匮乏。唯一能给我带来慰藉的就是放学了看看科幻小说,读读散文集。看多了此类书籍可能还会被父母骂是不务正业。 这个阶段,我对社会还各种理解无力,每天都活在想象的世界里。想一些生与死这么空虚的话题。有趣的是,也是在这个阶段,我对人生没有什么期待,所以任何一点点新奇的事物都是我平淡生活的亮点。 当时我每天过着泯灭天性的生活,每天告诉自己,一定要离开这个小镇,到更广阔的世界去。这个对更广阔世界的美好想象在大学幻灭了,因为第一学年我们被要求上晚自习来考英语四级。因为学的专业艰深难懂,什么模电数电量子力学,整个四年大学生活我都过得生不如死。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上了四年大学搬了两次家,换了三个地方。大学一毕业,我就收获了神经衰弱和轻度抑郁。 出国前的这22年,我的灵魂里收集了黑色,橙色,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