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selftalk

再活一次3

再一次,我降落在了一个我本不应该出现的世界。我遇到了艺术家,音乐家和物理学家。 艺术家总是在吵吵闹闹,在情绪的波动的海洋里,在溺死和获救的两个状态之间挣扎。 音乐家那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总是会分不清楚自己是那个演奏音乐的人呢,还是那个被乐器演奏的人。 物理学家则是看起来最冷静的一批人了。喝着啤酒,数着1,2,3,4,5。只要手机可以用,谁会去关心量子力学呢?

再活一次2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老人出生了。他恐惧时间的流淌,害怕快速发展的事物。 他最喜欢的动物是蜗牛,最喜欢做的事是看蜗牛在下雨天在玻璃床上一点一点的蠕动。有一天,他的屋子的对面,搬来了一个总是戴墨镜的邻居。这个邻居留着长发,总是一身中性打扮。由于无法看到他的脸,无法确定他的性别,我们暂且叫他墨镜男。 老人有一天坐在躺椅上在外面晒太阳,天上有云在慢慢地浮动。这时墨镜男从房间里走出来,跨上一辆摩托飞驰而去。老人被突如其来的声波和速度刺激到,眼睛愤怒地望向墨镜男的远去的方向。因为有了墨镜男的干扰,老人周围的时空被扭曲。很多以前观察不到的事物纷纷出现在他的面前。比如一只不停在跳动的闹钟从街对面跳了过来,它一开始在距离老人一米左右的地方左右跳动,接着用Z字形向老人逐渐逼近。老人先是坐了起来,最后干脆站了起来。他警惕得盯着那只闹钟,一步一步向后挪去。终于在闹钟加速向前快要跳到他的脚尖的那一刻,他开了门躲了进去。  

再活一次1

还有什么比绕了一圈回到原点更让我想要发笑。然而我回到原点时,原点已经变成了一个另一个大圈圈。 舞蹈里的很多动作都是在画圈圈,每一个圈圈里都住着一个白衣的少年。他将脸埋在自己的怀里,给人无数的遐想。他的眉毛一定像剑锋出鞘,他的嘴巴像熟透了的樱桃,他的眼睛像黑曜石一样闪闪发光。舞者不可以停留,舞者需要不停得转动,而她的眼睛却总是注视着少年的方向。在音乐结束时,少年消失在舞台中央,舞者谢幕。 我劝告舞者,不要去追逐幕后的少年,生活不比舞台的光鲜。幕后的少年会慢慢长成年,变成一个抽烟的大叔,唱着俗人会唱的曲目。

再活一次0

今天,我重新变成了一个人,我身边的男人变成了一只狗。它顺服地接受了自己的新角色。 我打开门,它跑了出去。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听着窗外的鸟叫,感受着孤独的气息。 有多少男人会希望自己像宠物一样被饲养呢?我有时候会想要做一只猫,而我的爱人在下一个转角等待着我。我可以很快被爱上,但爱上一个人却很慢。爱在等待中被孵化被养成我想要的形状。 我曾经很喜欢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心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变得闭塞,变得隐晦。这是一个叫做理性的机器来教导我之后发生的事情。这个理性的机器是欲望的徒弟。欲望有错吗,机器也一脸无辜。 骑着自行车,我路过那个叫青春的树。那棵树愁容满面得看着自己结出的一颗颗青春豆,不敢直视来往的路人。我摘下一颗青春豆,打开后发现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精灵,闪着火红色的光,一不小心,飞得无影无踪。狂风吹来,我不自觉得张开了双臂想抱紧这棵树。但是风卷起了我的自行车还有我,并离开了地面,一路向西。

关于价值,热情和能力

一个人怎么样才会快乐呢?快乐又是什么呢?中医有阴阳平衡的理论。说一个健康的人是阴阳平衡的,气血充足的,是平和的。而一个体质平和的人可以有效得抵御外界的邪气,用西医的说法即有很好的免疫能力,也就很容易保持健康,心情因而很容易愉快。 最近看了些书,都看到了关于怎么样才能幸福的探讨。说是当一个人做的事,符合这个人的价值观,使他富有激情并且他的能力足以胜任,那么这个人就很容易感到幸福。这让我反思我这几年在德国的工作与生活。我曾经那样的不快乐。为什么呢?因为我在公司里一直没有在做能使我充满激情的事情。当时我去德国的公司工作是因为我觉得在生产医疗电子设备的公司工作符合我的价值观,即可以帮助别人解除痛苦。而且我的专业刚刚好是这个领域的。但是在最后的两年时间里,我没有在做医疗电子方向的项目,工作的内容也从研发变成催促团队里的人去完成他们应该去做的事。这些工作很繁杂,处理人际关系也让我很疲倦。我想要改变状态,强行打起精神去做一些有突破性质的事情,但是公司的领导却似乎根本不欣赏我的想法。在思考了很久之后,我做出了一个决定,辞职回国。 现在已经回国五个月了,我回忆了很多这八年来的点点滴滴,试图理清思路,想要想明白以后该做什么。

水的哲学,随心的哲学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于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Laozi said,the highest benevolent is like water. Water nourishes everything without conflicting with everything. 用现在的话来说,最高的善像水一样,水滋养万物,而不与万物发生矛盾,冲突。 最近我爱上了泡澡的感觉。把药草放在木桶里,泡出酒红色的汤色来。在房间里放上幽静的冥想音乐,把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放进散发着阵阵植物清香的空间里。感受水用她的柔软将我怀抱,世界再次回到起初的状态。慢慢地,鼻尖上生成细小的汗珠。我的烦恼,我的忧郁,我的愤怒,我的欲望,都随着汗液排出体外。我的心跳告诉我,我活着,我的神经舒张着,我和自己的灵魂连接在一起。 你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屏蔽掉外界的嘈杂,只与自己相处。 今年我主动结束了与德国公司的终身合同,回到了中国。因为我发现在德国的生活正在逐渐剥离我的内心和我的肉体。我的躯体还在勉强得生存,但是内心正在逐渐枯萎。 在德国的最后几年,我出现了很多心理问题。晚上我睡不着觉,每天早上起床时,都会质疑,我为什么还要活着。到了公司,我就会胸闷胃疼。看见同事也没有交流的欲望。我的生活一度需要药物来维持正常的睡眠。虽然药物可以让我在晚上睡着,但是早上却无法把我真正的叫醒。我知道,这是对生活没有期待的结果。 我曾经也对生活充满了渴望和期待。上大学时,我无比得渴望去国外留学。在欧洲与美国中,我选择了欧洲。在德国和法国中,我选择了德国。这个选择源于我小时候记忆中在电视上旅游宣传片上看到的欧洲的列国美景,和哈利波特电影中的城堡。当我坐着火车到达弗莱堡的火车站,来到市中心时,我感到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实现了。

数据人文主义20200105

数据人文主义是我结合了数据主义和科学人文主义两个词条创造的一个新词汇,也是这个新的博客系列的主题。在这个强调数据即”未来的石油”的时代,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数据流化。生而为人,如何可以避免被解构成为数据流和无意识数据处理机?我想当务之急是需要有一个对当下时局以及自己的需求清醒的意识。现在的我处于社会的哪个位置,我想要到达哪个位置?为此我需要作出什么决策以及采取怎样的行动? 首先简要介绍下我的个人背景。我出生于1980末,来自中国某高考人口大省的一个小县城。跟很多80后一样经历了小升初,初生高,高考的历练。有幸在国内本科某211大学微电子学本科毕业后出国留学德国读微系统方向的研究生,并且在之后在德国一家公司被聘用为工程师。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从1978年到2018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71万人 ,约为中国总人口数量的0.4%。我作为这0.4%中的一员,一直十分珍惜这个可以使人开阔眼界,丰富经历的人生机会。在德国工作期间又赶上了MOOC网上公开课平台创业热潮,利用优质大学的网上资源自学了金融领域的课程。工作六年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在这家德国公司已经没有继续发展成长的前景,因而果断决定辞职回国。伴随着这个决定应生的问题是,回国之后我应该如何选择日后的发展方向?是留在工程领域还是选择报酬颇丰的金融分析行业?我比较向往怎样的生活? 其实私底下我自认为自己是个有生活情趣的人。艺术人文类的课题通常比工程计算机更能吸引我的注意力。我喜欢打网球跳舞,在自己的婚礼上打过架子鼓,闲来无事也会画画水彩,偶尔也挑战下滑雪,更喜欢旅游以及和有趣的灵魂互动。问题是这个讲求效率和时间就是金钱的消费主义时代,保有生活情趣将会是一个奢侈的选择。为什么呢?因为现代社会的工作大多是人机互动式的类型。机器永不疲劳,并且时不时会出个小毛病,而人的工作就是筛选,处理机器发来的信息,保证由机器组成的庞大网络的运转。当人们神经紧绷地与机器奋战了一天之后,还不免要被各种移动电子设备信息轰炸,有时保证睡眠时间已经成为最急迫的愿望, 更别谈什么维持生活情趣。 以上内容听起来挺像在发牢骚,现在我就写点有建设性的内容。我曾经在希腊一个NGO组织待过两个月时间,随身行李不过电脑,几本书以及画笔而已,并且这个NGO环保基地的网络信号由于其地理环境的限制还很不稳定,偶尔刮刮台风会感觉到整个房子都在颤抖。而我除了对当地的居住条件不满以外 并不觉得在其他生活方面有很大的心理落差。闲暇时间我爬山逛博物馆开车出去瞎溜达,体验网络之外的生活。这两个月之后我意识到,其实人的生活不需要与社会一天24小时的连接和信息共享,更没必要进行全方位的物质满足,甚至有时候短暂的物质的匮乏可以促使人精神达到丰盈的状态。所以想要在这个数据流化的时代避免成为无意识的数据处理器,我尝试的具体的策略可以分为以下几点: 给自己的生活断网和自己的意识连接。 保留一个本我愿景。 在物质生活上制造匮乏感。 第一点就是设定一个断网的时间,利用这段时间屏蔽外界信息探求内心的渴望。第二点类似于找到自己在社会上适合的角色。思考如果扮演好这个社会角色。第三点则是人为地创造饥饿感和不满足感。这一点是我在多次进行自虐式挑战体能极限的活动后领悟到的。因为我发现,当人在饥饿或处于极端条件下,更容易发现平时生活中的资源浪费。随后当人再次回到衣食无忧的生活坏境中,就会更加珍惜已经拥有的资源以及对这些资源做出更加合理的分配。 最后的总结是,当一个人有时间和精力去探寻自己意识空间后,就可以从日常繁杂的信息里过滤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集中注意力去探索生命中需要关注的事物。

My Way

On 15thof December 2018, when I was walking along the port of Pythagoreio with a Taiwan girl. I saw a boat with “MY WAY” written on the stem and the song “My Way” echoed in my mind.“ “And now, the end is nearAnd so I face the final curtainMy friend, I’ll say it clearI’ll state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