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March, 2021

再活一次4

我降落到了一个繁忙的蚁穴。每只蚂蚁都疯狂地像是打了鸡血。一只一只的蚂蚁用它们的触角去探寻附近的食物。远处是一个庞大的砂型蚁穴。这就是工蚁的宿命吧。它们在一个沙堆中挖掘筑造一个巢穴,心满意足地把自己限定在二维世界的两点之间,从事单调线性地搬运。而这一切的核心就是那个身躯庞大的蚁后。它的命运就是繁殖,它是这个世界的核心驱动力。我看着它们搬运,消耗,繁殖。它们也发现了我,示意让我也跟着它们一起去搬运,消耗,繁殖。我摇摇头,对着它们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