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February, 2021

再活一次3

再一次,我降落在了一个我本不应该出现的世界。我遇到了艺术家,音乐家和物理学家。

艺术家总是在吵吵闹闹,在情绪的波动的海洋里,在溺死和获救的两个状态之间挣扎。

音乐家那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总是会分不清楚自己是那个演奏音乐的人呢,还是那个被乐器演奏的人。

物理学家则是看起来最冷静的一批人了。喝着啤酒,数着1,2,3,4,5。只要手机可以用,谁会去关心量子力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