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August, 2020

关于价值,热情和能力

一个人怎么样才会快乐呢?快乐又是什么呢?中医有阴阳平衡的理论。说一个健康的人是阴阳平衡的,气血充足的,是平和的。而一个体质平和的人可以有效得抵御外界的邪气,用西医的说法即有很好的免疫能力,也就很容易保持健康,心情因而很容易愉快。

最近看了些书,都看到了关于怎么样才能幸福的探讨。说是当一个人做的事,符合这个人的价值观,使他富有激情并且他的能力足以胜任,那么这个人就很容易感到幸福。这让我反思我这几年在德国的工作与生活。我曾经那样的不快乐。为什么呢?因为我在公司里一直没有在做能使我充满激情的事情。当时我去德国的公司工作是因为我觉得在生产医疗电子设备的公司工作符合我的价值观,即可以帮助别人解除痛苦。而且我的专业刚刚好是这个领域的。但是在最后的两年时间里,我没有在做医疗电子方向的项目,工作的内容也从研发变成催促团队里的人去完成他们应该去做的事。这些工作很繁杂,处理人际关系也让我很疲倦。我想要改变状态,强行打起精神去做一些有突破性质的事情,但是公司的领导却似乎根本不欣赏我的想法。在思考了很久之后,我做出了一个决定,辞职回国。

现在已经回国五个月了,我回忆了很多这八年来的点点滴滴,试图理清思路,想要想明白以后该做什么。

水的哲学,随心的哲学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于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Laozi said,the highest benevolent is like water. Water nourishes everything without conflicting with everything.

用现在的话来说,最高的善像水一样,水滋养万物,而不与万物发生矛盾,冲突。

最近我爱上了泡澡的感觉。把药草放在木桶里,泡出酒红色的汤色来。在房间里放上幽静的冥想音乐,把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放进散发着阵阵植物清香的空间里。感受水用她的柔软将我怀抱,世界再次回到起初的状态。慢慢地,鼻尖上生成细小的汗珠。我的烦恼,我的忧郁,我的愤怒,我的欲望,都随着汗液排出体外。我的心跳告诉我,我活着,我的神经舒张着,我和自己的灵魂连接在一起。

你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屏蔽掉外界的嘈杂,只与自己相处。

今年我主动结束了与德国公司的终身合同,回到了中国。因为我发现在德国的生活正在逐渐剥离我的内心和我的肉体。我的躯体还在勉强得生存,但是内心正在逐渐枯萎。

在德国的最后几年,我出现了很多心理问题。晚上我睡不着觉,每天早上起床时,都会质疑,我为什么还要活着。到了公司,我就会胸闷胃疼。看见同事也没有交流的欲望。我的生活一度需要药物来维持正常的睡眠。虽然药物可以让我在晚上睡着,但是早上却无法把我真正的叫醒。我知道,这是对生活没有期待的结果。

我曾经也对生活充满了渴望和期待。上大学时,我无比得渴望去国外留学。在欧洲与美国中,我选择了欧洲。在德国和法国中,我选择了德国。这个选择源于我小时候记忆中在电视上旅游宣传片上看到的欧洲的列国美景,和哈利波特电影中的城堡。当我坐着火车到达弗莱堡的火车站,来到市中心时,我感到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