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人文主义20200105

数据人文主义是我结合了数据主义和科学人文主义两个词条创造的一个新词汇,也是这个新的博客系列的主题。在这个强调数据即”未来的石油”的时代,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数据流化。生而为人,如何可以避免被解构成为数据流和无意识数据处理机?我想当务之急是需要有一个对当下时局以及自己的需求清醒的意识。现在的我处于社会的哪个位置,我想要到达哪个位置?为此我需要作出什么决策以及采取怎样的行动?

首先简要介绍下我的个人背景。我出生于1980末,来自中国某高考人口大省的一个小县城。跟很多80后一样经历了小升初,初生高,高考的历练。有幸在国内本科某211大学微电子学本科毕业后出国留学德国读微系统方向的研究生,并且在之后在德国一家公司被聘用为工程师。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从1978年到2018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71万人 ,约为中国总人口数量的0.4%。我作为这0.4%中的一员,一直十分珍惜这个可以使人开阔眼界,丰富经历的人生机会。在德国工作期间又赶上了MOOC网上公开课平台创业热潮,利用优质大学的网上资源自学了金融领域的课程。工作六年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在这家德国公司已经没有继续发展成长的前景,因而果断决定辞职回国。伴随着这个决定应生的问题是,回国之后我应该如何选择日后的发展方向?是留在工程领域还是选择报酬颇丰的金融分析行业?我比较向往怎样的生活?

其实私底下我自认为自己是个有生活情趣的人。艺术人文类的课题通常比工程计算机更能吸引我的注意力。我喜欢打网球跳舞,在自己的婚礼上打过架子鼓,闲来无事也会画画水彩,偶尔也挑战下滑雪,更喜欢旅游以及和有趣的灵魂互动。问题是这个讲求效率和时间就是金钱的消费主义时代,保有生活情趣将会是一个奢侈的选择。为什么呢?因为现代社会的工作大多是人机互动式的类型。机器永不疲劳,并且时不时会出个小毛病,而人的工作就是筛选,处理机器发来的信息,保证由机器组成的庞大网络的运转。当人们神经紧绷地与机器奋战了一天之后,还不免要被各种移动电子设备信息轰炸,有时保证睡眠时间已经成为最急迫的愿望, 更别谈什么维持生活情趣。

以上内容听起来挺像在发牢骚,现在我就写点有建设性的内容。我曾经在希腊一个NGO组织待过两个月时间,随身行李不过电脑,几本书以及画笔而已,并且这个NGO环保基地的网络信号由于其地理环境的限制还很不稳定,偶尔刮刮台风会感觉到整个房子都在颤抖。而我除了对当地的居住条件不满以外 并不觉得在其他生活方面有很大的心理落差。闲暇时间我爬山逛博物馆开车出去瞎溜达,体验网络之外的生活。这两个月之后我意识到,其实人的生活不需要与社会一天24小时的连接和信息共享,更没必要进行全方位的物质满足,甚至有时候短暂的物质的匮乏可以促使人精神达到丰盈的状态。所以想要在这个数据流化的时代避免成为无意识的数据处理器,我尝试的具体的策略可以分为以下几点:

  1. 给自己的生活断网和自己的意识连接。
  2. 保留一个本我愿景。
  3. 在物质生活上制造匮乏感。

第一点就是设定一个断网的时间,利用这段时间屏蔽外界信息探求内心的渴望。第二点类似于找到自己在社会上适合的角色。思考如果扮演好这个社会角色。第三点则是人为地创造饥饿感和不满足感。这一点是我在多次进行自虐式挑战体能极限的活动后领悟到的。因为我发现,当人在饥饿或处于极端条件下,更容易发现平时生活中的资源浪费。随后当人再次回到衣食无忧的生活坏境中,就会更加珍惜已经拥有的资源以及对这些资源做出更加合理的分配。

最后的总结是,当一个人有时间和精力去探寻自己意识空间后,就可以从日常繁杂的信息里过滤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集中注意力去探索生命中需要关注的事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